奢侈品税 编辑词条
关联知识

概述

  奢侈品税,即对奢侈品征收的一类消费税。对于“奢侈品”中国国内并无准确定义和划分标准,在一定的社会经济条件下,“奢侈”的定义总是相对的。所以,奢侈品税需要根据社会经济的发展而适时进行调整。2006年4月, 中国调整了消费税税目,将部分游离于消费税之外的奢侈品纳入了课税范围,其目的在于调节贫富差异,促进社会公平。

释义

  奢侈品(Luxury)在国际上被定义为“一种超出人们生存与发展需要范围的,具有独特、稀缺、珍奇等特点的消费品”,又称为非生活必需品。奢侈品牌首先来自于它所服务的奢侈品。奢侈品在经济学上讲,指的是价值/品质关系比值最高的产品。从另外一个角度上看,奢侈品又是指无形价值/有形价值关系比值最高的产品。

  奢侈品是针对生活必需品而言的,奢侈消费行为则是针对维持基本生活的消费行为而言的。与维持基本生活的消费相比,奢侈消费或追求数量多,如满衣橱的衣服;或追求品质卓越,“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数百道工序的一套西装;或追求稀有,如钻石;或追求绝对的高科技新技术。

  对某种奢侈行为是不是予以限制,要看两种情况:一种是,这种消费是不是让社会承担成本,比如大量消耗稀缺的不可再生资源,形成浪费,或排放污染,危害他人,对这类情况可以用税收予以限制;另外一种情况是,这种消费由谁埋单,公款消费是公职人员奢侈,纳税人埋单。

开征背景

  伴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新富阶层迅速崛起,开展高尔夫运动以及购买游艇、豪华型轿车和高档名表成为中国少数富裕人群所热衷的消费活动。

  2005年9月美国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在北京发布《中国:新的奢华风潮》报告指出,中国奢侈品市场的年销售额约为20亿美元,2015年中国奢侈品市场的销售额将突破115亿美元,占全球消费总量的29%。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2005年中国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0493元人民币,而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仅为3255元人民币,同时,中国还有3000万农民的温饱问题有待解决。这表明,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社会阶层正在加速分化,收入差距越拉越大。鉴于单纯的市场调控存在有一定的局限性,中国政府有必要借助各种经济、法律、行政的手段对市场分配进行矫正。

  2006年4月1日,中国政府调整消费税税目,希望藉以缩小中国日益严重的贫富差距。对奢侈品课税是以调节收入分配为目的,政策所希望的结果是高收入阶层在购买应税奢侈品的同时,能够向政府缴纳更多的税收,从而增强政府通过转移支付帮助低收入阶层的实力和基础;而绝非抑制奢侈品市场,杜绝高收入阶层的奢侈性消费。事实上,一个成熟完善的奢侈品市场正是政府奢侈品税收收入的来源,也是政府利用转移支付进行再分配的基础。

课征对象

  1994年中国开始对烟、酒及酒精、化妆品、护肤护发品、贵重首饰及珠宝玉石、鞭炮焰火、汽油、柴油、汽车轮胎、摩托车、小汽车等11类商品征收消费税。

  2006年, 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联合下发通知,从2006年4月1日起对消费税制进行调整,取消了“护肤护发品”税目,调整了白酒、小汽车摩托车汽车轮胎等部分应税消费品的税率,并新增了高尔夫球及球具、高档手表、游艇、木制一次性筷子、实木地板等税目;成品油税目,原汽油、柴油税目作为该税目的两个子目,同时新增石脑油、溶剂油、润滑油、燃料油、航空煤油五个子目。 这是自1994年税制改革以来,消费税最大规模的一次调整。

消费影响

  在中国,奢侈品的消费群体大约可分为几个不同的层次:首先是顶级富豪,他们是真正的贵族,对奢侈品的消费强调品质与细节,注重品位与文化内涵;其次是富裕的中产阶层,他们是中国奢侈品消费的主力军;与此同时,并不富裕却不乏购买欲望的一个群体正在兴起。

  对奢侈品课税提高商品的价格,顶级富豪阶层的消费行为几乎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不过,这一阶层毕竟仅是奢侈品市场上的极少数消费者。

  中国品牌战略协会的研究表明,中国内地目前(截至2012年)的奢侈品消费人群已经达到总人口的13%,约有1.6亿人。因此,绝大部分的消费者即使不在乎应税奢侈品本身价位的变化,但实际收入的下降一定会影响他们对于所有商品(包括应税商品和免税商品)的消费。由于奢侈品的需求收入弹性大于1,即需求量减少的幅度大于收入下降的幅度,所以奢侈品税导致价格上升,从而使消费者实际收入下降,对于奢侈品需求量的影响,要远远大于同等条件下对必需品需求量的影响。

  对顶级富豪消费行为的影响

  对绝大部分人来说,同欲望相比,货币财富总是有限的。但作为主导奢侈品市场的领袖群体,顶级富豪们的财富却接近于无穷大,其消费能力无可限量。所以,即使对奢侈品课税导致商品价格上升,顶级富豪们的消费行为也几乎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对中产阶层消费行为的影响

  作为中国奢侈品消费主力军的是富裕的中产阶层。根据其消费习惯,可分为甲、乙两种类型:甲类消费者主要是对西方文化和品牌已有认识的企业家和时尚人士,在购买奢侈品时,不光为了产品的名气,更是为了找到适合自己的商品,这一类消费者堪称中国奢侈品市场上相对理性的消费者;而乙类消费者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的典型代表,其消费行为的不够理性是显而易见的,他们依靠电视或杂志上的广告引导,购买市场上最有名的、最贵的产品,目的就是为了标榜自身的经济实力。

  对于中产阶层而言,不论其消费奢侈品的目的和习惯如何,奢侈品价格的上升都可能导致消费量下降,尽管消费量下降的幅度可能有所不同。

  对并不富裕的消费群体消费行为的影响

  奢侈品市场除拥有富裕的消费者外,还存在大量的并不富裕的消费者。根据南京大学杜骏飞教授的分析,世界上奢侈品消费的平均水平是用自身财富的4%左右去购买,而在中国,用40%甚至更多的比例购买的情况并不罕见。于是中国出现了“‘透支’奢侈者”,他们多为月薪数千元的白领,其对奢侈品的消费远远超过了自身的财力。房奴、车奴、卡奴正是这一消费群体的真实写照。另外,还有一类奢侈品的购买者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最终消费者,其购买奢侈品的目的在于送礼,可称之为“礼奴”。无论是购买以自用还是送礼,由于这部分消费者对某些奢侈品的购买欲望异常强烈,价格上扬所引起的替代效应非常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然而受其自身购买能力的限制,价格变化所带来的收入效应将非常明显。

观点争论

  赞成观点

  首先征收奢侈品消费税有利于公平收入分配,缩小社会贫富差距。中国能起到调节收入分配差距作用的主要是个人所得税,但是由于中国的个人所得税实行的是分类所得税制,有许多收入很高但是不领工资的私企老板和其他的一些高收入者,个人所得税并不能对其进行很好的调节。征收奢侈品税是对高收入阶层税收的一种补充,使税收功能得到更公平的体现;其次开征奢侈品税可以弥补中国目前的税制短板,从中国迅速增长的奢侈品消费中得到应得的财政收入。

  开征奢侈品税可以合理引导消费,抑制超前消费。虽然中国已经有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了,但是中国国民整体的收入水平还不高,对奢侈品的盲目消费会引起资源的浪费,还不利于建立良好的社会风气,开征奢侈品税可以对盲目消费奢侈品的行为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

  反对观点

  一种主要的论点是,由于奢侈品的需求价格弹性可能很高,征收奢侈品消费税就会对消费决策造成扭曲,消费者的满足被剥夺,消费行为被扭曲,政府也只能获得很少的收入。因此,从改进资源配置的角度看,对奢侈品征税并没有充足的理由。

  另一种反对意见是,奢侈品消费税最容易被不恰当地使用。在理论上,奢侈品消费税的确具有改进纵向公平的潜在作用,但实际上由于难以对奢侈品明确定义,所以,奢侈品消费税的征收范围很容易被随意扩大,税率水平的确定也难免有随意性和武断性。

  此外,由于物品或服务的奢侈性具有程度上的差别,因此随着应税奢侈品范围的扩大,有可能扩大差别税率的使用。这不仅干扰了人们的消费选择,而且容易产生偷逃税收问题。

  还有有人质疑开征奢侈品税的缩小社会贫富差距的功能,他们的主要依据是1990年美国对奢侈品征税的经历,其目的本来是让消费这些物品的富人交税,以帮助穷人,但是征税后富人们转向了其他商品的消费,最后受损的是高消费产业链上工人,这种税不得不于1993年取消。他们担心中国开征了奢侈税后也会产生类似的问题。还有人担心开征奢侈税会引起国际贸易摩擦,也不赞成开征奢侈税。

市场作用

  开征奢侈品税和奢侈税可在一定程度上调节社会收入分配,将在更广泛的范围内体现社会公平。

  对奢侈品征收奢侈品税和对奢侈性消费征收奢侈税,是对少数快富人群征收可以承受和应该承担的税款,以此补贴给其他社会公众,既可有效抑制奢侈性消费,又有利于调节社会收入分配。这是最大的国家慈善工程。

  税收是国家调控经济的重要杠杆之一,通过开征奢侈税,可以强化税收的调节作用,对于缩小贫富差距,促进和谐社会的建设,具有有重要意义。

国外情况

  保加利亚:保加利亚总理博伊科·鲍里索夫在内阁特别会议后向媒体表示,政府已作出决定,开始征收“奢侈税”。所谓奢侈税,就是对150马力以上或排量在3.0以上的汽车、游艇、250平方米以上的住宅,征收特别税。所谓固定比例税,就是超过起征点之后,均按一个固定比例征收所得税。

  日本:在日本,如果人们在餐馆吃饭超过一定标准后必须交奢侈税,以避免人们大吃大喝,造成不必要的浪费,正是这种小处着眼,细节入手的国民素养在一定程度上铸造了世界第二经济强国。

  美国:奢侈税和奢侈品消费税作为政府调节生产消费和社会财富再分配的手段,被世界各国广泛采用。美国规定,对价格超过3万美元的汽车加征10%的奢侈品税。瑞典的消费税一般是20%至25%左右,对政府不鼓励消费的一些商品,如奢侈品等,税后价格可能翻几番。

中国情况

  大陆

  中国内地实行的是30%~50%的高额奢侈品关税。

  2011年6月中旬,商务部发言人称,为扩大进口,中国将进一步降低进口关税。财政部当即否认。稍后,商务部再次发言,中国降低奢侈品进口关税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香港

  2012年1月30日,在香港的澳洲会计师公会在最新发布的调查报告中,促请新一届香港特区政府在2013年底之前引入3%的奢侈品税,以扩充政府的税收基础、为中产阶层减负。香港奢侈品市场每年最少实现500亿港元的销售额,如果开征3%的销售税,每年将可为政府带来约15亿港元的税收,可有效弥补调低中小企业利得税率而少收的税额。
  台湾

  2011年5月4日,台湾当局公布了 “特种货物及劳务税(奢侈税)条例”(俗称“奢侈品税”),该条例初稿规定“持有非自用住宅的房屋及其坐落基地、空地,在两年内移转,将分别按照实价课征未满1年者15%、1到2年者10%的奢侈税。”


0 支持 词条对我有帮助

免责声明:本站法规文件转自:政府网、政报、媒体等公开出版物对文本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请核对正式出版物、原件和来源。

参考资料:
 
解释原文:
注:如果不填则默认为对全文进行解释
参考资料:
对应网址: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相关词条:
无相关词条
 
相关问题: 我要提问
无相关问题
 
评论: 参与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刷新